您的位置: 单机 > 原创 > 最新原创
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
  • 准备出发去火线盛典的时候收到一条信息,举办方询问我能否提前半小时到达现场。我的困惑为随后的信息而释怀:现场人数较多,提前到达可以避开拥挤。这样贴心的提醒,让我心头氤氲着温暖。八月的上海,骄阳似火。我如约来到酒店门口,下车的瞬间,炎热的天气催促着我快速步入室内。酒店内的凉气让我的身体逐渐舒服起来,我开始有空隙来环顾周边的环境。类似“像第一次那样热血”的标语被摆放在墙壁上,这个被CF庆典气氛所包围的装饰,彻底的把我从燥热的天气中拉入了这次盛典的火热之中。 和我一起搭电梯到现场的是一位现场的工作人员,这一身份从他胸前的CF别针就可以确定。然而,在电梯的狭小空间里我并未和他做言语上的交流。因为从他焦急的表情中,我隐约可以感受到他今天的忙碌,同时也对这次庆典活动的内容充满了期待。随着时间节点的临近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涌入会

    2020-08-12 14:34:29
    0 水古月
  • 放在以前,“赘婿”算得上是“生僻词”。相同的含义,人们用“上门女婿”显然更容易理解,也更接地气。不过在最近,“赘婿”这个一般只出现在小说中的词,却频繁出现在各大网站和社区中。伴随其一同出现的,往往还有“歪嘴”、“龙王”、“修罗”、“战神”等各种看起来“意义不明”的词。然而,就是这些看似“八竿子打不着”的词,构成了时下流传度最高的爽文广告。这些词能组合出的广告语很多,比如下面这个句式——“战神回家,发现女儿/妻子住狗窝,一声令下,十万华夏将士立刻赶到......” 是不是突然惊觉,自己有看到过这些广告语。而且觉得这些广告语,就如同“阴魂不散”的“孤魂野鬼”般,反复进入我们的视野。不过,文字类的爽文广告,还只是“洗脑”观众的第一步。真正有意思,并且在网络上成为热梗的,还是制作成视频的爽文广告。做视频当然比写句话费劲

    2020-08-11 23:55:08
    0 店点
  • 提到Hiphop,你能想到什么?是Overisze的衣着,复刻的球鞋,白色二道旁满臂的纹身嘴上说着keep it real的老学校,还是杂乱的脏辫与EmoBoy身上占据半壁江山的生来彷徨。无论是音乐亦或是涂鸦街舞,跟Hiphop沾边的几乎都带有一种独特的气质,有些人往那一杵你就会觉得这人可太swag了。就像上门女婿陈平的嘴角向上一扬,嘿!就是这个味。游戏界拥有Hiphop元素的游戏更是数不胜数,《圣安德烈斯》暴乱任务中的角色莱德尔原型是N.W.A中的Easy;喜欢西海岸匪帮说唱的孩子都会在洛圣都的轿车上打开west coast classic电台;A$AP也会在《赛博朋克2077》中为波兰蠢驴展开音乐创作;Travis scott更是在《堡垒之夜》中举行了一场1200万人同时参加的虚拟演唱会,招牌的舞蹈动作,溢

    2020-08-11 12:44:40
    0 吼狸社
  • 《英雄传说:创之轨迹》作为“轨迹”系列的第十部正统作品,在之前的采访中,被Falcom的社长近藤季洋称为迈向完结的“起点”。“轨迹”系列从二零零四年开始,就已经将塞姆利亚大陆的故事徐徐展开,暌违十余年,我们似乎终于能够看到这个“有生之年”完结了。而这次,《英雄传说:创之轨迹》在Falcom与云豹娱乐的努力下,将在今年的8月27日,迎来首次中文版的同步发售,我们也受到云豹娱乐的邀请,与Falcom的社长近藤季洋,进行了一次对谈,聊了聊那些“轨迹”系列粉丝们,都十分感兴趣的问题。 关于游戏Q:七曜教会的凯文神父,在玩家中有相当高的人气,Falcom什么时候也能安排他回归呢?近藤季洋:到目前为止的消息中,凯文神父其实一直没有出现的原因,其实就是在本作中,凯文神父并不起眼。不过,这并不意味着七曜教会将会被边缘化,这个在

    2020-08-10 14:11:20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艾泽拉斯于玩家,意味着什么,游戏之于玩家又意味着什么。距离《魔兽世界:怀旧服》正式上线已过一年有余,在上线一年后,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终于在艾泽拉斯的轨道上回归,重要程度足以载入互联网游戏史册的——“安其拉之门”,恰如十四年前开岁。在剧情中,这代表着联盟与部落再一次握手言和,双方共同努力捐献物资,只为敲开安其拉的大门。在《魔兽世界》的更新历史中,这是空前绝后的一次服务器活动,整个服务器的玩家将参与其中,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保卫艾泽拉斯。对于玩家来说,这也是他们游戏生涯中最值得纪念的一件事。 时间宛如怒水河中的流水,冲洗河岸涤去沙尘,使珍重之物得以沉淀,时至今日,当年开门时的趣事,还历历在目。时间又恰似海加尔山送来的一阵清风,在不经意间,将过去落下的一片薄羽送至肩头,串联起两头的回忆。怒水河源于海加尔山,最终在商旅海

    2020-08-08 18:28:08
    0 沼雀
  • 由网易代理,“不鸣工作室”自主研发的冷兵器战争网游《战意》,一经面世,就受到了极大的关注,而游戏本身的质量也极其过硬,更是吸引了不少玩家驰骋在游戏中。而我们,则有幸在ChinaJoy 2020的现场,采访到了《战意》的制作人,也是不鸣工作室的创始人王希,和他聊了一些我们很感兴趣,大家可能也很感兴趣的话题。Q:您何认为《战意》担当得起“第一古代多人战争游戏”这个称谓吗?A:第一?这个我们是担不起的。至少在这个阶段,《战意》还是古代战争网游中初出茅庐的小学生。毕竟对于我们这个才刚上线小一年的游戏,我们还要学习的内容非常多。不仅是产品方面对游戏的核心战斗,进行例如“陆地行舟推船玩法”等更多的尝试和升级,还是势力战进行“自建据点、野外追击等”玩法的完善和提升,以及全球发行遇到的运营和文化协调等,都是我们要学习的内容。所

    2020-08-08 14:53:09
    0 廉颇
  • 原以为今年的“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”(以下简称“S10”),会和很多大型赛事一样,在新冠肺炎的肆掠和威胁中,默默选择推迟(无限期)或取消。但是在8月1号,拳头公司与上海市政府,共同宣布了上海,将成为S10的举办地。此外,拳头公司还一改之前S系列赛“跨城市”比赛的规定,转为全程在上海举行。 按之后官方发布的赛事日程来看,S10将从9月25号一直持续到10月31号。也就是说,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来自各大赛区的共24只参赛队伍,只能待在上海,在官方规定的酒店和可行范围内进行活动。好处当然是可以避免比赛选手出现舟车劳顿,水土不服的情况。而且在上海待一个月,再混乱的时差也能够倒过来;坏处当然是会令人闷得慌。毕竟上海这么大,好玩的又多,而选手只能被限制在固定区域里吃喝拉撒睡,难免有些情绪。不过在这种情况下,能照常举办S10

    2020-08-07 18:34:51
    0 店点
  • 《哆啦A梦》肯定是不少朋友们的童年回忆了。那句「ハイタケコプター」,想必无论何时,都会回荡在脑海中。而一个如此成功的IP,衍生作品自然不会少。今天要说的,是那些从我们童年开始,同样伴随着我们的《哆啦A梦》改编游戏。但要提前声明的是,《哆啦A梦》的改编游戏数量极多,仅目前可查的就高达七十余款,这还不包括大量的授权游戏与手机平台上的游戏,因为时间所限,所以我们只会有选择的挑出一部分游戏,让大家简单了解一下《哆啦A梦》究竟有哪些衍生游戏。

    2020-08-07 17:33:39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聊起中国人对武侠文化的痴迷,总免不了要牵扯到好几代人的过往。从最初只能以文字形式呈现的武侠小说、到后来音画效果兼备的武侠电影,人们了解武侠文化的形式或许不同,但对于它的热爱,却从来没有动摇过。随着时间步入21世纪,电子游戏行业的蓬勃发展,又为武侠文化的传播,指明了一条全新的道路。 深受其影响的,就有资深独立游戏制作人梁其伟(Soulframe),他也被玩家亲切地唤作“S大”。这位从美国耶鲁大学建筑设计学院毕业的高材生,凭着自己骨子里对武侠文化的热爱,以一己之力,开发出了“雨血”,这个享誉国内外玩家圈子的原创武侠IP。归国后,S大顺理成章地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——“灵游坊”,并开始了“雨血”系列衍生游戏——“影之刃”的开发工作。时至今日,“影之刃”系列已经成功推出两款手游作品,并且都取得了相当亮眼的表现。而《影之刃

    2020-08-07 10:22:10
    0 廉颇
  • 大江南北的音像店一家家关闭,曾经在店门播放的歌曲,逐渐销声匿迹。取代音像店的,是数字专辑和网购平台。取代老音响的,是人手一台的智能手机。取代“玲珑少年在岸上,守候一生的时光”的,是短视频里的吵闹BGM“我是隔壁的泰山”和“哈哈哈哈哈哈”。2011年3月,GIF快手上线。一年后,GIF快手从一个制作、分享GIF动态图的社区,转型成一个短视频社交平台。2014年,它正式更名为快手。因为较早入局短视频领域,快手开始迅速发展。2015年6月,快手用户突破1亿。3年后,快手的用户量翻了两番,坐拥4亿用户。 随着各大公司都开始布局短视频领域,2016年,快手的对手就此登场,字节跳动拿出了“抖音短视频”。随着字节跳动对抖音的资源倾斜,很快,抖音成为了头条系的战略级产品。2018年3月19日,抖音确定新口号“抖音,记录美好生活

    2020-08-06 23:00:57
    0 木大木大木大
  • 在全球行动中,我们可以使用涵盖海陆空三个大类的十几个兵种来进行作战。每个兵种之间都有着不同的克制关系,熟悉兵种克制并利用克制链来取得优势是向高手进阶的必经之路。

    2020-08-06 17:19:31
    0 廉颇
  • 《忍者氏族》简直就像是一款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穿越过来的游戏。无论是画面风格,还是游戏的玩法,甚至从游戏的选人阶段开始,你就能感受到这股子复古味道,扑面而来。而我们有幸提前拿到了《忍者氏族》的测试资格,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测试体验之后,我们将测试过程录制了实况视频,希望你和我们一起,感受一下这个来自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风情。

    2020-08-06 14:32:57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如果说移动设备,在性能上的不断加强,为游戏玩家带来了哪些切实的利益。那么,移动端游戏更精细的画质,更高帧数的表现力,无疑最契合玩家群体的利益。随着近年来,大量优质PC端游,进驻移动设备,开发出对应版本,越来越多珠玉在前的移动端游戏,也进入了玩家们的视野。即将登陆移动端的《天谕》手游,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。在本次ChinaJoy的网易展台,我们试玩到《天谕》手游的最新版本。它虽然并不是十全十美,但已然呈现出一款优质手游的气质。在登陆后,除了展现出的极高画面品质,还有那些科技感十足的有趣玩法,不禁让人期待这款游戏的未来。 走进网易展台后,你可以看见,玩家们在各式各样的游戏试玩台排起长队。而《天谕》手游的展台,和其他游戏展台的“画风”又有所不同。我们可以看见玩家用伸缩杆“拿”着手机,在展台工作人员的提示下,玩起了AR小

    2020-08-06 11:16:19
    0 廉颇
  • 对很多人来说,《街霸》肯定是童年回忆中的重要一环——谁还没在街机厅搓过几招呢?而随着年龄的增长,《街霸》似乎也伴随着格斗游戏整体市场的没落,开始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。也正因为如此,对于《街霸:对决》手游这款卡普空正版授权的卡牌游戏,我们自然不会放过,而庆幸的是,在ChinaJoy 2020的现场,我们与《街霸:对决》手游的制作人施展先生聊了聊,知道了非常多十分有趣的事情。对于《街霸:对决》手游作为一款卡牌游戏,是如何去唤醒老玩家对《街霸2》的回忆的,施展解释道,在做《街霸:对决》手游的时候,他们的第一要素,就是还原《街霸》对用户的感官体验,包括人物模型、场景,包括里面的打斗机制,去触发唤醒一些老的《街霸》用户,然后又赋予现在这个《街霸:对决》手游一些新的玩法、理念,加一些新的风格,去唤醒更多的用户。而对这些新的

    2020-08-06 09:04:06
    0 廉颇
  • 就算在ChinaJoy这个参差百态、百花齐放的舞台上,《小森生活》都能够算得上是一款足够独特的作品。没有打怪升级、没有PVP、没有装备锻造也没有氪金抽卡,这款强调慢生活的治愈系模拟养成手游,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而我们也有幸在ChinaJoy 2020的现场,找到了《小森生活》的制作人赵耀宗先生,与他聊了聊有关《小森生活》的点滴。 对于《小森生活》是如何诞生的这个问题,赵耀宗坦言道,其实在2014年的时候,《小森生活》就已经在他的脑海中呈现了。因为游戏从业者工作的特殊性,有一段时间赵耀宗就会想着,去世外桃源,去诗和远方看一下。而《小森生活》也就此诞生。但当时那个时候,无论整个市场还是公司的原因,他都觉得不适合把这款产品真正落地做下去。一直到2018年的时候,赵耀宗觉得整个市场变得成熟了,玩家希望有更多元化的产

    2020-08-05 19:44:20
    0 廉颇